阅读历史 |

第169章 本王吃亏了(1 / 2)

加入书签

萧澜渊以为凭着自己的意志,这药性就算是发作起来,他也能不动声息地压下去的。

没有想到他还是高估了自己。

睡到半夜,他感觉到自己浑身像是在火焰里烧着,汗水一直在冒着,很快就湿了让衣裳。

他想要叫傅昭宁,但又觉得真的要让她起来帮自己换衣裳有些太欺负人。

他又不是真要让她当丫鬟。

正想忍着,只感觉到一双手伸了过来,将他的衣服拉开了。

萧澜渊脑子晕沉沉的,眼皮很沉重,想要睁开眼睛都有些困难,只是抓住了她的手。

“你要换衣裳。”

傅昭宁反手将他拉了起来,扯下了他的衣服。

她本来也觉得没有什么难度,反正就当自己做了护工,要照顾病人。

但是看到萧澜渊的身体时她的心还是忍不住怦怦跳了跳。

没有想到萧澜渊这么个残弱王爷,身材却这么好,胸膛结实,腹肌恰到好处,完全属于穿衣显瘦脱衣有肉那种类型。

果然不愧是习武的。

她费了点劲替他换了衣服,裤子是闭着眼睛换的。

这个时候她才觉得高估了自己,为什么这种事情她要做?不能让青一来吗?

青一还说王爷根本就不乐意让别人替他换衣服呢。

现在萧澜渊还挺配合!

“呼。”

替萧澜渊换了身衣服,把湿衣丢开,她也累得靠在软榻上直喘气。

过了一会儿萧澜渊又喃喃说着太热了,“开窗,扇风。.”

“美得你,我还得替你扇风?扇你脸要不要?”傅昭宁伸出脚到床上踢了他一下,“安静点,否则我不管你了。”

“热。.”

“都说热是正常的了。”

过了一会儿,萧澜渊又转过身,侧向外边,身子都贴着床沿了。

傅昭宁的软榻就放在他床边,他这么转过来,她正看着他的脸。

闭着眼睛的萧澜渊五官看着有一种像是沉静雪山的清冽明朗,如果不是那块毒疤,这个男人的容颜得迷倒多少人啊。

傅昭宁看着他那块丑陋的毒疤,想着他一直都要戴着面具见人,面具戴久了这疤还会发痒,受着这样的痛苦,还不知道内心得多恨给他下毒的人呢。

如果下毒的真是她母亲傅林氏,她和他之间确实是隔着仇恨的。

他不会原谅傅林氏,否则这么多年的苦岂不是白受了?

如果傅林氏真的还没死,以后真的回来了,那他们之间关系应该会立马崩塌掉吧?

她想着这些,不由得轻叹了口气。

所以她只能够暂时和萧澜渊有交易有合作,就是不能有感情,别的都能输,心输不起。

萧澜渊也绝对不可能把心放在她身上。

后半夜,萧澜渊又换了两套衣裳,还抓着傅昭宁的手不放,说她的手凉。

折腾了半夜,傅昭宁到天亮才能疲惫睡过去,手还被萧澜渊紧紧拽着。

天大亮后,萧澜渊醒了过来。

他先缓了缓神,睁开眼睛,第一时间就发现自己拽着一只手,手比他的小,软。

低头看了看,再移着目光看向了旁边的傅昭宁脸上,他定定地看了好一会儿。

软榻和大床之间是有一点距离的,他这么拽着她的手,她的手臂就要横着架空没有盖到被子。

怪不得他会觉得她的手凉凉的,很舒服。

在身体发烫的时候,她这样的凉,确实是让他不舍得放开。

现在萧澜渊也有点儿不舍得松开,但是看到这么拽着她会不舒服,他便探出身子将她的手臂放进了被子里,替她盖好了被子。

昨晚他晕沉沉地,虽然很难睁开眼睛,但也大概知道她给自己擦过几次汗,也给自己换了几次衣服。

“你肯定把我看光了。”他低声说。

她现在睡着了,看着很乖驯的样子,眼睫毛浓密如两把小扇子投下了阴影,比醒着的时候可乖巧多了。

“我肯定吃亏了。”

萧澜渊又说了一句,然后伸出手去,用手指在她的脸上轻轻地刮了刮。

手感果然如他昨晚想象中的那样滑。

他收回手,坐了起来,掀开被轻轻下床,现在身上的衣服又有点汗渍,让他感觉很不舒服。

萧澜渊自己再去取了一套衣服换上,转头看了看傅昭宁,开门走了出去。

守了一夜的青一立即就从院子里的树上跃了下来。

刚要叫王爷,萧澜渊已经用眼神制止了他,朝着院子外走去。

青一赶紧跟上。

出了院子,萧澜渊才开了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